公开课教学当有设计感

时间:2019年11月13日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: 【字体:

公开课教学当有设计感

高鹏凌

前两天在南京参加了四位校长发起的四城同课异构活动,这是第二届,公开课内容为部编生活语文一年级下的《我会穿衣服》。全课内容着眼于学生个人生活,比较通俗易懂,主要包括认读一个字“衣”、认读三个词“上衣”“裤子”“穿衣服”、学说一句话“我会穿衣服”,以“听、读、说、认”的练习方式习得。上课的四位老师据此各有侧重取舍,但都是紧紧围绕生活语文的学科特质开展了形式各异的探索,很有意思。

来自苏州的朱林娥副校长把重点放在了“衣”字的认读和“上衣”“裤子”的生活理解与应用上面;无锡的梁云老师则放在了认读与区分两个词语“穿衣服”和“上衣”;南京的岳天老师是把重点放在了句子的理解与拓展上,并借此丰富学生情感体验;我们扬州的施阳老师呢,她把重点放在了相关词、句的经验激活后再学习“衣”字上。

四节课都体现出了老师的智慧与汗水,高低上下观者各有自己的体味,不在我此番文中交代。但是好课听来能受益、是享受、能欣赏到师生心灵碰撞、生命成长……那段时间,上课仿佛只在倏忽间,这应当是大家都有共识有同感的吧!想来同课异构的趣味就在这里。此番公开课较之往常一来听课者众,二来皆为借生上课,且有资深专家坐镇,专业媒体跟进,高教老师点评,其引领示范意义不言而喻。那么这样的课就应当是“浓缩的精华”,集中展现了一方特教人的理念与行动。如此,公开课的教学“设计感”就很必要了。那么,具体实践中又该如何体现呢,我以施阳老师的课来说道说道。

首先,设计感要体现在紧凑上。公开课的课堂不同与往昔,它具有一定的观瞻性,如果太过拖沓,势必影响听者的注意,学生、听课者都会开小差,这又会反作用到教者自身,造成敏感的授课者自己的“心神不宁”“手忙脚乱”。脑海中一直记得茨威格在《昨日的世界》所表达的“精粹”创作理念,他说“如果说我有意识地运用了某种艺术方法的话,那就是这样一种善于舍弃的艺术。因为倘若从一千页的稿纸中有八百页被扔进了字纸篓,只留下二百页经过筛选的精华,我是不会抱怨的。”

施阳老师备课过程中经历三次调整。一是舍内容。她在找我把关时告诉内容多准备了些,请我把关是否都需要?结果试教时,识字部分形式多样,目标指向明显,而词句的教学因着学生经验的涉及干扰展开得有些拖沓、模糊,于是直接建议她把重点锁定在“衣”字的教学上。二是舍活动。四人同上一节课,用的课件平台也都是近来渐成主流的白板课件,白板自带的“课堂活动”形式丰富、操作简便、界面活泼,互动性强,老师们都非常喜欢,如此,公开课势必有“撞车”之险,听者多会审美疲劳,所以建议她忍痛割爱,只保留必须的,不可替代的部分。三是用工具。一节课35分钟学生都是陌生的课件互动时最难把控的就是学生上来”“下去的时间所以有老师直接建议利用“授课助手”,老师行走,把平板递到孩子手中,既节省了时间的浪费,又让全班学生都能无遮挡地从大屏看清操作步骤。

这样一来,设计中先期考虑到了减少多余冗长保证了节奏紧凑。就像茨威格遵循的创作原则“如果有什么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释我的著作之所以有如此影响的话,那就是我严格遵循这样的原则:宁可缩短篇幅,也一定要字字精粹。”

其次,设计感要体现在有根据。陈日亮老师曾说过准备一篇课文时要有三个注意点:准确理解文本内涵,总体预测学生水准和切实把握教学落差。如果说“紧凑”体现了对教学落差的把握,那么这节生活语文公开课还有两个角度需要考虑教学的根据。一是来自文本本身,施阳老师课的重点在“衣”字,于是她查阅了教参、搜索了网络资源,老师们还给她提供了书籍《汉字是画出来的》、流沙河的《字看我一生》等等,由此她确定了用“衣领”表达“点”“横”的笔划,用“一只衣袖”表达“撇”,用“衣身”和“另一只袖子”表达余下的笔划。

二是来自学生能力水平,施阳老师的课前半部分是说词语“衣服”“穿衣服”、说句子“我会穿衣服”,为什么只放15分钟时间两个原因一是因为学生对衣服的熟悉,指认和表达都很准确,另一个是词句的学习都是从“衣服”生发的,未涉及“上衣”“裤子”,难度不大。值得一提的是在设计帮助学生理解记忆“衣”字时,施阳老师动了脑筋,先是拆分笔划,让能力强的学生尝试,结果难以拼合;接着她顺势分组切分,还是不好拼;后来在积木、拼图设计理念的启发下,采用了分块拼搭,即三个不同的长方形设置,“点”“横”为一部分,左“撇”为一部分,余下的为第三部分,结果不仅很好地诠释了“衣”的字形,还方便了学生操作,课上大部分学生都乐于独立完成。

第三设计感要体现编主线。许是因为自己是数学老师的缘故,一直以来都非常欣赏干净明了的课堂演进线索,碎片化的方式我不喜欢,太费思量。这次施阳老师的课我以为很好的诠释了我的“主线”想法。且看她以分类游戏的方式先行打开学生注意的阀门,同时也让所有听课者看到了孩子们的先期水平,各式衣服都能找到;接着她以“衣服”为基础,出现学生实景照片、视频,主题为“穿衣服”;利用卡通动物穿衣服的歌唱视频,休息休息,同时也激活了生活经验,除了“穿衣服”,还可以“穿   ”;借着实景,学生自豪表达“我——穿衣服”,“我——会——穿衣服”;利用板书中的“衣”,加上老师直接明示“学衣字”,进入本课学习重点。

惯常老师们教学生生字是音形义加组词造句。施阳老师在此也有破格之举,她在利用象形字的演绎后,让学生用“衣”组词,各种各样的“衣”,继而聚焦一件衬衣图,利用生活经验组词“衣领”“衣袖”“衣身”。有人疑惑组词范围的缩小?因为她要以此来勾连对“衣”字形的理解、记忆。小小的一件衬衣,起到了“承上启下”的作用,收住了“组词”,开启了字形学习,不可不谓是“匠心独具”。

第四,想简单说说设计感应体现在反复但不重复上。众所周知,培智学校的课向来提倡“小步子、多循环”“多反复”,这本无可厚非,但在实践中,屡屡发现老师的理解有些片面。这次同课异构活动便可佐证,许多地方老师的重复处理让听课者不胜其烦,令人厌倦。听课者如此,学生呢?赫尔巴特有言厌倦是教学的最大罪恶。这里我再做回“王婆”,同样是写“衣”,施阳老师用到了“拼”“描”(纸上描、平板描)“写”“评”多种方法,不露痕迹地一遍遍过,孩子们兴趣盎然,个个表现积极,相较于重复时的疲沓,对立,这个环节的处理很出彩。

许是施阳老师的课,自己一直看着她的设计从幼稚走向成熟,更有集全体之力为之献计献策,心中难免多了份偏袒,加之其它不便说道,也因忿忿于课后专家老师似是而非的评点,所以写下这些,也算做个解释,表明个是非态度。

 

二〇一九年十一月十二日

 

(作者:yzpz 编辑:yzpz)
文章热词:
延伸阅读:
网友评论
更多>>最新专题